Saturday, 15 July 2017

你不可不知道的10間隱世獨立書店

獨立書店地圖早已更新多遍。每年因種種原因而結業的獨立書店為數不少,能維持數年的,已算長命。我們整理一份隱世的獨立書店地圖,有些書店仍然年輕,開業不久;有些則在偏僻之地開業,考驗讀書人對書之鍾愛。這命名為遺世獨立書店地圖,正是在我城裏,發掘一些隱密的風景。


1 Imprint Bookshop


地址:大嶼山梅窩銀礦中心大廈地下
營業時間:12:00-18:00
電話:2984 9371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ages/Imprint-Bookshop/580105665360741

2 虎地書室


地址:嶺南大學新教學大樓地下UG16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五 14:00-21:00
電話:2616 7241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uteibookstore/

3 生活書社


地址:元朗大橋街市乾貨區S96號鋪
營業時間:13:00-20:00(不定時休,請留意其Facebook專頁消息)
電話:6937 1318 / 6690 6081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ivingbookspacehk/

4 比比書屋


地址:錦田大江埔村67號
營業時間:星期五14:00-22:00,星期六10:00-18:00
電話:5225 4119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beibeibookhouse2016/

5 解憂舊書店


地址:大埔寶湖道街市F021
營業時間:11:30-20:00
電話:5392 3220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hebookcure.hk/

6 偏見書房


地址:葵涌健康街飛亞工業大厦十五樓十六室
營業時間:星期六12:00-17:00,其他時間可預約到訪
電話:6738 2747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rejudicebookstore/

7 我的書房


地址:太子荔枝角道79號寶豐大樓地下
營業時間:13:00- 21:30
電話:6121 8222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ybookroom/

8 藝.書.臺 MUSE Art & Books


地址:佐敦志和街1號登臺酒店地庫
營業時間:12:00~24:00
電話:3953 2222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use-Art-Books-601870886685983/

9 Librairie Ancienne Indosiam


地址:中環荷李活道89號1A室
營業時間:13:00-21:00(九月重開)
電話:28542853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ndosiamrarebooks/https://www.livre-rare-book.com/c/b/indosiam

10 Flowbooks


地址:中環擺花街29號中環大廈204室
營業時間:12:00-19:00
電話:2964 9483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lowbooksnet/

其他獨立書店

11 小息書店


地址:長沙灣道137-143長利商業大廈11/F
營業時間︰12:00-20:00,星期二休息
電話:2369 2750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ausebookshop/

12 藝鵠


地址︰香港灣仔軒尼詩道365-367號富德樓14樓
營業時間︰12:00-19:00,星期一休息
電話:2893 4808
網址:http://www.aco.hk/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rtandCultureOutreach/

13 溢記舊書店


地址:香港灣仔道125號國泰88商場3樓 T37、T40號舖
營業時間︰13:00-19:00,星期日休息
電話:6201 7046
網址:https://ec5.me/62017046

14 樂活書緣


地址:新界屯門置樂花園39號舖地下
業時間:10:00-18:00
電話:29700328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ohasbooksfamily/

15 發條貓


地址:荔枝角青山道500號百美工業大廈4樓C12室
營業時間:不定期開放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clockworkcathk/

16 BooksMart


地址:西營盤德輔道西210-212A號浩榮商業大廈11樓212室
營業時間:11:00-19:30,星期三、日及公眾假期休息
電話:26205035
網址:http://www.booksmarthk.com/

17 Parenthèse(法文書店)


地址:中環威靈頓公爵大廈2樓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五 10:30-18:30;星期六 9:30-17:30;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休息
電話:25269215
網址:http://www.parentheses-hk.com/

18 博雅小書店


地址:旺角彌敦道608號總統商業大廈6樓601A室
營業時間:12:30-21:00
電話:2374-2374/6690-1100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boyabooks/


(攝影:網上圖片)

《明周》二O一七年七月十三日)

Tuesday, 11 July 2017

香港唯一的法文古書店:尋找香港歷史

香港唯一的法文古書店:尋找香港歷史
撰文:鄭祉愉
攝影:梁俊棋


許多人只知道中環威靈頓街有一間名為Parenthèses(歐陸法文圖書公司)的法文書店,但其實在荷李活道另有一間法文書店,專賣古籍,屹立至今十五年。書店低調沉潛,在PMQ抬首一望,才看到對面窗上貼着”Librairie Ancienne Indosiam”,解作遠東古籍書店。

推開木門,頓時書香四溢。小小的書店約四百來呎,鋪天蓋地的深色古籍,二十世紀初的報紙堆,一疊疊舊照片,七零八落的舊物,掛牆的古地圖,書架隨意擱着十八世紀的木製立體照相鏡(stereoscope),散發故紙堆的溫暖。與其說這裏是一間法文書店,不如說這是一個能真正匯聚書癡的部落。

木製私人相簿內1926年颱風,水淹跑馬地的照片。

法文書店窺見昔日香港

老店主Yves Azemar六十六歲,曾到過泰國、大溪地等地當法文老師,二十五年前來到香港,任教法國國際學校。自小愛書的他,發現香港一間古書店也沒有,「太失望」,索性辭職開店。

Yves藏書超過一萬,一半以上是個人收藏,店內有三千多,還租了倉庫,九成是法文書。他一年會去四五次法國搜羅,包括village du livre(專賣書的鄉郊小鎮)。書籍五花八門,由《現代日本繪畫小史》、歷史書、古字典到美術書,數百港元已有交易。

舊照舊物令人嘖嘖稱奇:文革時傳奇新聞攝影社Gamma拍攝的大幀紀實照、1978年李小龍《死亡遊戲》的法版海報、導演胡金銓法國友人私下拍攝的《俠女》劇照、1840年廣州的彩色印刷品,昔日商人、買辦、水手的旅行紀念品……

與香港有關的史料,他更不惜從法國贖回來:六十年代,香港政府新聞處大制水的黑白照;木製私人相簿內1926年颱風,水淹跑馬地的照片;1906年10月的報紙《Le PetitJournal》,背面全版報道香港的丙午風災,造成近萬五人死亡。他指了指報紙,義憤填膺地譴責殖民者─當年英文報紙標題竟是「五十個英國人死亡」,對死去的中國人隻字不提。

1906年10月的報紙《Le PetitJournal》報導香港丙午風災

底下是六十年代大制水的政府新聞處照片

客稀但每個人都古靈精怪

「從未有人來我的店會失望而回。」Yves語帶自豪。

在香港賣古書,似天方夜譚。開業數年只有十個客人,幸好生存依賴網絡,除了古書網,他也每兩個月寄目錄給一千名收藏家。

只寫法文店名,他像姜太公,靜靜等候愛書人上釣,常常整天一個顧客都沒有。客人千奇百怪:前兩天上門來自荷蘭的中國研究教授、書籍收藏家、考古專家、銀行家……有設計師買畫裝飾餐廳,偶爾有遊客進來,多數能說法語。上環有「小法國」之稱,許多法國人聚居,大部分是專業人士。「年輕法國人不讀書,他們對書籍沒有興趣,」他嘆道。書店請過兩個愛書的本地大學生,常漫談中法政治,但都先後離去,最後長伴左右的,還是書。

既是愛書人,緣何捨得賣書? Yves說得理直氣壯:「賣書是為了買書。」他只收藏十九世紀末在印度支那、西貢、河內等出版的法國文學和遊記,以及北京和上海出版的法文書。愛書始於小學,法國老師慣用古書獎勵名列前茅的學生,愛上古籍大抵從那時開始。長大離家後,一次發現弟弟竟然擅自賣光他藏在家中的書,讓他勃然大怒。「四十年了,我仍然很生氣!」六十六歲,他仍有點孩子氣的不忿。

「收藏是自私的,只為自己快樂,但與人分享,同樣令我快樂,與金錢無關。」他常常以書會友,遇到專家交流知識更喜上眉梢,「這並不止生意,是分享對書的熱愛。」


在香港開書店到老死

Yves雙手抱來珍藏─1926年出版的圖集《民間之圖像》, 高兩呎多, 全世界只有二百本,在專賣珍藏書籍的網上書店Abebooks上售17,500美金,是「二十世紀在北京出版過最大、最華麗精細的書」,由英年早逝的法國記者Albert Nachbaur所著,每一張插畫揀選訂造後,經工匠手工繪製,多是中國傳統年畫。或因同是異鄉法國人,Yves對他極為狂熱,不論書信、雜誌通通不放過,高高的堆成一角,不無尷尬地自嘲「癡狂」。第一篇以Nachbaur為主題的學術論文出版後,立即寫信跟北京學者交流,甚至打算為他寫書。

家人對書毫無興趣,讓他一度陷入苦惱:過世後兒子或會丟掉他的全部書籍。法國二手書市場蓬勃,一通電話,收書人立馬上門,在香港書只能丟到堆填區去。

一本本書如年輪,隨時光流逝增加。附近的店幾番新,這裏成為一座屹立了十五年的
燈塔,許多收藏家每年來香港必定拜訪,又有鴉片藏品專家,成為小型社羣。「法國書店往往一守就三、四十年,不會搬,市場穩定,對古書店格外重要。」香港書店之死,離不開租金二字。2003年書店開在擺花街,豈料業主決定賣掉整棟樓宇,勒令他一個月搬走,於是咬一咬牙,花了七十萬,買了現在的單位。換來生存空間之後,才能談古書店的靈魂。

十多年了,Yves安於書店的靜好。「活在香港,我早自覺是香港人了。我太老了,不會離開。你知道的,書店老闆從不退休,都死在書店裏。」2008年,青文書店羅志華整理書籍時被塌下的二十箱書壓死。他說這話,認真得不像開玩笑。至於死後的世界如何,書店又怎樣接續傳承,這個紙房子裏的人想通了,豁達地說:「收藏只是一輩子的事,快樂過,分享過,之後的事就不在乎了。」


(註:書店主人有事回法國,九月再開)

《明周》網站二O一七年七月七日)

Monday, 29 May 2017

Sunday, 9 April 2017

馮睎乾:猛鬼書店

自小喜歡買沒人看的舊二手書,隔着泛黃的紙,觸碰另一時代的質地,而序言書室只有一架舊書,我算不上是常客。幾年前開在上環,其後搬到灣仔的實現會社,專營文史哲二手英文書,反而更得我歡心,可惜又支撐不住。序言的讀書會,多年來搞得有聲有色,時有所聞,只是我不擅交際,也就沒有參與。前陣子序言老闆Daniel邀我寫篇文談談今年十周年的序言,我自問所知無多,唯有如實相告,但Daniel說不一定要寫序言本身,相關回憶也無妨。我想一想,回憶是有的,卻不免帶點悲哀。

跟序言同年開張的書店,還有位於銅鑼灣唐樓的正文。正文的幾位老闆,也是勇字當頭的年輕人,當時我們一起玩blog,網絡上萍水相逢,現實中亦有數面之緣。他們叫什麼名字我毫無頭緒,只有一個比較熟,我向來以網名稱呼他:舒爾賽。在手機儲存他的號碼時,我把名稱還原為英文:Suicide。在香港開書店,的確需要自殺的決心。序言和正文,相映成趣,再來一間「後記」就完美了。我問是否刻意拿序言來開玩笑,舒爾賽否認,說純屬巧合。我信,邪事年年有,那年特別多。關尹子說「存在」就是最荒誕的事:「汝見蛇首人身者,牛臂魚鱗者,鬼形禽翼者,汝勿怪,此怪不及夢,夢怪不及覺,有耳有目有手有臂,怪尤矣。」正文的存在,確實是咄咄怪事。

正文開張當日,星光熠熠,來賓有宋以朗、葉輝、許迪鏘、關夢南、袁彌明等,多數是文壇中人,但宋以朗當年還未着手整理張愛玲遺稿,跟文化界沾不上邊,袁彌明就更莫名其妙。好像還邀請了時任教育局高級課程發展主任狄慧英,配搭真騎呢。那天我倒有去湊熱鬧,發現書架疏疏落落,排列亂七八糟,所有書都好像隨手扔上去。是刻意的嗎?我望望舒爾賽這個戴黑框眼鏡、身穿潮服的死肥仔,歎一口氣,覺得問他也是多餘的。

在銅鑼灣開書店,不賣大陸禁書,反而從大陸入書,這樣的經營模式,老闆若非人傻錢多,就是藝高膽大。去過正文幾次,買到的書不多,怪事卻聽了一大籮。比如說,有一天樓下有個靚姑問舒爾賽:「肥仔,你哋噚日無開舖呀?」肥仔說有。「但係有客上去之後,落嚟問我係咪執咗喎你哋!」肥仔說當然不是啊,然後問靚姑那位客人什麼時間上去,她說大約四點多。他於是打電話問昨日看舖的店主N,N誓神劈願說自己整天都在。舒爾賽不由得想起書店其他靈異事件,如放在樓下的易拉架,隔了一晚會自己回到店內。誰搬上樓?誰開門?至今仍是不解之謎。

某天,有位內地客人問舒爾賽:「這些書可不可以看?」舒爾賽很震驚,奇怪這些書擺在那裏,不是看又用來做什麼呢?但這還不是最驚人的問題,因為曾經有人問他:「你們是賣書的嗎?」當時我有位抑鬱症朋友,叫洛,他在書店網頁看到舒爾賽寫的怪談後,用他獨特的黑色幽默筆觸仿作了以下的〈書店奇談〉,儘管只是虛構,卻把正文店內那種荒誕氣氛表露無遺:

話說有天,某書店的店員實在太悶,便換上國內遊客的裝束,走到收銀櫃位前說:「在香港開書店真不可思議!」接着他脫掉遊客裝束,穿回剛才店員的衣服,再返回收銀櫃位內,面向扮演遊客時的位置,若無其事應道:「是啊,我也覺得不可思議。」當時店內的顧客看在眼裏,莫不感到不可思議。

洛從未到訪正文,也不想去,因為他覺得它太邪門,擔心影響情緒。他不明白舒爾賽為什麼要寫奇談,標榜店內有鬼,難道書店是這樣包裝的嗎?洛預料正文勢必很快倒閉。後來正文還未結業,他已搶先一步了結生命。

在正文的「全盛期」(如有),某晚我在書店的營業時間,同一大群損友上去飲酒聊天,有一兩個還抽菸,弄得烏煙瘴氣。最奇怪的是,書店依然開門,偶然有客人進來,個個若無其事看書。香港著名書迷林冠中說過:「銅鑼灣正文最後的歲月,我沿着莎莎化妝品步上唐樓,推開書店木門,兩個店員對坐打邊爐,胖的那個向我詭異一笑,瘦的低頭撈牛丸。」

大書店有本錢,小書店有靈魂,而正文不但有靈魂,很可能還有鬼魂。然而正文再猛也猛不過租金,過不了幾年還是要結業收場。這朵香港書店的奇葩,於夢中綻放,在現實枯萎,而夾雜在這段逝水回憶的,還有故人短促的一生。正文完了,化為我生命中某段歲月的注腳,至於比正文更長的序言,但願能一直寫下去,成為這城市的經典。

《蘋果日報》二O一七年四月九日)

正文書店的Blog:http://testo-bookstore.blogspot.hk/

正文書店豆瓣專頁:https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2820453/
 

Wednesday, 6 May 2015

獨立書店變陣抗壟斷

獨立書店變陣抗壟斷
記者:朱雋穎

【本報訊】連鎖書店壟斷市場,但龍頭書局三聯、中華與商務(簡稱三中商)繼冷待雨傘運動等書籍,更被批指受中聯辦掌控。「You are what you read」,不想當填鴨,或可多走一步,獨立書店如地攤、開益書店、樂活書緣及MCCM Creations等,都是在困難經營夾縫中,開出的一朵朵的花。

【樂活書緣】
■店長鄭偉謙指為符合店主理念,堅持不賣金融、旅遊書等消費書籍。楊柏賢攝

專賣冷門書 辦講座興趣班

在這個書店比金舖稀罕的年代,社區獨立書店更是絕無僅有。屯門置樂花園有間「樂活書緣」專賣「三中商冇嘅書」,又預留空間供免費漂書,更不時舉辦公益講座,服務街坊,猶如社區中心。

送二手書吸客

店長鄭偉謙說,樂活書緣創辦人是陳根錦博士與林亦子醫生,後者曾於北京見證八九民運,對中國失去一整代有理想的知識分子感痛心,且不忍本地讀書風氣越趨蕭條,遂成立書店。店內書籍都是他們喜愛的類型,鄭笑說不少是三中商沒有賣的,如大量中國公共知識分子著作、簡體字繪本《三個強盜》等,同時有科普、哲普、文學及健康書籍,也有一整格的絕版黃巴士叢書。

不過書店每月營業額只有8,000元,交租也不夠。他說明白某類書較易銷售,可改善書店的收入,但不符店主推動更好讀書風氣的堅持,「啲人成日入嚟問有冇金融書呀、旅遊書呀,但真係冇囉,不如睇吓呢本講吉爾吉斯嘅繪本。好有質感,講到人哋點樣感受個城市,而唔係教你點消費」店內亦有大量二手書只送不賣,歡迎有需要人士帶走。

他觀察到,很多街坊途經書店,或會好奇隔着玻璃探看,「有啲人以為入舖頭就一定要買嘢,唔買就唔敢入」,故特將漂書箱放到門外,希望至少先吸引人們翻書。除了工人權益或健康等公益講座,店內亦開辦手工藝班、主題書展及讀書會,最近的一次是介紹伊斯蘭文化與世界,未來亦計劃到附近學校辦通識讀書組。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五月五日)

50呎劏舖 讀者自定書價

【地攤】
■面積50呎的地攤,內有約300本書。李家皓攝

隨港鐵西營盤站通車,東邊街盡頭開了間小書店「地攤」。攤主愛書卻不藏書,看完作自由定價放售,也比擺着封塵要好。地攤將不時舉辦讀書會,店內空間小,就移師店外行人路或鄰近的中山公園,攤主坦言,傘運令他學會善用公共空間,不受限於小小的「劏舖」。

面積50呎的地攤,內有約300本書,都是攤主喜愛又看過的,如詩集,夏宇旁立着袁兆昌、飲江與洛楓;整套《死亡筆記》附近有本楊學德,再過一點是卡爾維諾、羅蘭巴特;新書架上有史兄,以及一些傘運書。近門處還有一些由台灣扛回來的貓罐頭。無論新書、二手書或貓糧,全都無定價,無論多珍貴,「之前喺網上透露有黃碧雲嘅《揚眉女子》,好多人嚟問,但只有一本,先到先得囉,唔會炒賣。就算係蕭紅嘅絕版書,都唔會定價」

舊書出價相當新書

攤主說,每年書展看到書商設「10蚊」書架感痛心,「如果我係作者一定會好難過」。他認為與其由書商低價賣書,不如讓讀者自由決定價格。

他笑言,有時發球權交了給讀者,對方反而會不知所措,明明是二手書,出價卻相當於新書,有時會勸讀者「唔使咁貴喎」。現時平均一天一個買書客,收入已夠支付每月2,000多元的租金,「最重要係有生面口嘅人,見到有奇怪書,過來揭吓,多過想吸引本來已喜歡文藝嘅人特登嚟」。來訪者以街坊為主,有遛狗路過的,也有人來買貓糧餵流浪貓,而新書《矯情》的第一個客人,是住在附近的婆婆。

地攤店面小,攤主仍計劃舉辦讀詩會等活動,集合後移師中山公園,或店外的行人路、電車等,坦言是傘運的街頭論政啟發了他,「依家咁仲靈活,真係打開對公共空間嘅想像」。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五月五日)

兼賣零食 熟客罵墮落


【開益書店】
■Zita指書店兼售紅酒、咖啡和零食,盼能助其翻身。

銅鑼灣「開益書店」開業10多年,主攻流行讀物,近年難以收支平衡,店主月前無奈兼售紅酒、咖啡與零食,卻換來熟客責罵「自甘墮落」。附近的「銅鑼灣書店」主銷文、史、政治書,店長林先生原本做了20多年老闆,去年也因租金過高,一度打算執笠退休,後得熟客出資頂手,現為自己建立的書店打工。

立足駱克道13年,銅鑼灣開益書店來到最難捱的關口。該店主銷生活風尚休閒書籍,「亦舒呀、貓書呀最好賣」,每月營業額曾達40萬元。年輕店主Zita原為店員,八年前接手,與同事Mag並肩作戰,「我哋賣得平平地益街坊,自己有收入叫做唔使出去打工,真係冇諗過會做唔住」。

Zita說實體書客日減,網絡書店又加入競爭,而且書店經常入不到暢銷書,待有貨時卻又過了氣,客人亦因而少了登門。現時營業額只有全盛時期的三分一。

恐明年加租 難逃結業

兩個月前,銅鑼灣開益在食譜與旅遊書群旁邊,擺賣紅酒、咖啡、零食及即食麵,收銀櫃台旁又放了日本護膚品的陳列架,「賣書cover唔到租金」。她認為兼售食品是無可奈何,但Mag說曾遭熟客當面責罵,「個男士好激動,『你哋搞乜嘢呀?吓,杯麵?仲有隻蛋?幾時賣埋奶粉呀?』,講到我哋自甘墮落咁,但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?」。不過,生意未見好轉,擔心明年租約期滿遭加租,終難逃結業厄運。

鄰幢的銅鑼灣書店主打俗稱「禁書」的政治揭秘書,繁體字為主,但七成客源都是內地人。頭髮灰白的店長林先生有寄該類書返內地的「秘技」,故內地定單也不少。不過,他說舖租去年加租至4萬元,難以負擔,一度打算結業退休。後來得到熟客出資頂手,僱用他為店長,入貨顧店寄書一腳踢,成了自己打拼20多年的小店的員工。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五月五日)

出版社辦公室變書店

【MCCM Creations】
■MCCM書店生意大減,成員笑言可專心出版工作。李展翹攝

獨立出版社MCCM Creations在我城有限的空間中漂泊掙扎,每年出版約20本書,不少為跨領域、雙語的精品書,卻不常見於大型連鎖書店;幸好2009至2014年間,先後進駐香港藝術中心及元創方開設The Bookshop,為自家書覓得知音,又辦展覽、讀書會等。可惜租約難以為繼,現退守上環當樓上書店。

MCCM的出版物有時不知如何歸類上架。像《樓上風光──香港天台窩》,作者是建築師鄔南薰與攝影師Stefan Canham,藉文字、建築繪圖與照片敍述天台戶貧民的故事;如《老爹媽思廚》記錄尋常老人家的下廚心得與往事,是食譜、歷史書與攝影集的結合,由藝術家梁以瑚統籌、文化人楊陽編輯,彩頁間有德籍攝影師Michael Wolf的作品。

登門客少 專心做出版

這些書以往在藝術中心地下The Bookshop最齊全,創辦人陳麗珊(Mary)說那幾年每個月都籌辦不同活動,如連續18個月的「傳說我城」故事分享會,日子過得忙碌卻愉快。成員陳穎華說,自家出品從前只透過大書店賣書,去貨甚慢;在自家書店賣,顧客都多選擇MCCM出品。

租約期滿後,Mary帶着不捨撤離。適逢元創方開幕,The Bookshop進駐,租金稍為增加,活動繼續辦,但人流比藝術中心更少,5個月後撤退。退守上環的出版社,改裝半間辦公室,成為樓上書店,登門者更少,笑言「可以專心做出版囉」。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五月五日)

Tuesday, 28 April 2015

悠閒書坊 Leisure Book Shop


在西貢這片香港後花園內,有一家開業十六年的二手英文書店「悠閒書坊」。問及店主郭志達 Kevin 怎麼形容書店,他沈默了一會,咧嘴而笑著回答:「就像店名那樣⋯⋯悠閒吧。走進來,放下袋子,慢慢看書。這裏沒甚麼特別,就是悠閒,看書也不是為了達到甚麼啊。」

「喜歡看書的人仍然存在,希望還有個地方讓他們尋寶。在新書店,你可以走到櫃檯問職員有沒有哪幾本書,他按按電腦滑鼠,就找到了。但在二手書店,你得慢慢翻找,也可以找到絕版書籍,好像一個尋寶的地方。」

Leisure Book Shop 悠閒書坊
西貢普通道地下32A

Slowdown Town臉書專頁二O一五年三月十五日)


「你看看,外面,人多、車也多,商場千篇一律,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家店鋪。西貢是香港後花園,那在這個後花園裏就有我們這小書店,讓人放鬆。」的確,開業十多年多,悠閒書坊編寫著獨特的閱讀風景,社區內的二手書籍得以循環流動,閱讀文化川流不息。

「那麼你喜歡西貢嗎?」

他想也沒想便說:「當然啦!」問他,與市區比較,西貢哪裏沒那麼千篇一律?

「人吧。」他說,在西貢,人們比較友善,因為這裏地方小,社區內人們緊密連結起來,走到哪裏都受到熱情的招待。而近五年來,這小區亦面貌全非。建了新的國際學校校舍、水泥磚蓋出更多的村屋、假日絡繹不絕的人潮,西貢似乎愈來愈「繁榮」,然而正如社會上所有文明進程般,有利必有弊。Kevin說他自小光顧的店鋪多已結業,主要是賣衣衫食物的小店。

Leisure Book Shop
西貢普通道地下32A

Slowdown Town臉書專頁二O一五年三月廿八日)

Friday, 24 April 2015

路邊贈閱 書香飄滿街

路邊贈閱 書香飄滿街
記者、攝影:彭海燕 編輯:黃仲兒 美術:楊蕙蘭


任職IT經理的Michelle及策展公司的Florence,受網上瘋傳的library tank照片啟發,成立了非牟利組織「讀書.型」,以私家車載書到停車場等公共空間,收集和送贈書籍,推廣閱讀習慣及共享資源的公民理念。

從前,書蟲求生能力甚高,哪裏有光,就能進入文字世界,路邊或馬背,皆讀得津津有味。五、六十年代,路邊書攤盛行,鋪一張墊在地下,或租或免費,自能聚集小社區人流,男女老幼因書結緣,論《三國》、醉《紅樓》,談吐風雅。文明換來馬路高樓,書蟲避走室內,白光燈下自娛,腹內詩書氣象萬千,周邊人物卻蒼白異常。雨傘以後,睡着的人覺醒了,醒後不只要生存,還要生活。「讀書.型」和「知書識理」兩個組織,透過在路邊免費送書,分享陽光下閱讀的快樂,滿足金錢填補不了的空虛感。

周日,兩個女子,一部八人車,停泊在維園泳池旁邊的停車場。今年五十六歲的Michelle,手執一卷,坐在車尾箱內閱讀,拍檔Florence,也坐在停車場的混凝土圍欄,乘陽光看書。行人匆匆,等巴士的、泊車的、路過的……無論遇上甚麼人,Michelle和Florence都會擱下手上書本,問一句:「我們免費送書的,坐下來看吧,我這裏歡迎打書釘的。」笑容語氣,比服務業更溫婉謙卑。

打開車子的天窗後,插入「讀書.型」的綠色旗子,吸引途人注意。

Library Tank
阿根廷藝術家Raul Lemesoff將老爺車改裝成坦克外形的圖書車,四出向路人贈書,宣揚和平理念。

開車送書 不言付出

二姝在商界工作多年,忽然萌起揸車送書的念頭,源於網絡上瘋傳的一張library tank照片。Michelle有樣學樣,駕着一九九七年買入的老爺車,向親友陌生人收集書籍,又趁上書局開倉,自費購新書,在其他義工朋友的協助下,每隔一個星期日,開車到不同地點,送書給行人。愛書愛得要送書,Michelle說,因為讀書的人看起來最型。Florence試過在機場讀書,有年輕男士來搭訕,印證了腹有詩書氣自華。為推廣閱讀風氣,出車、出錢、出力,兩個女子卻搖搖頭說付出不大,更型。車主Michelle淡然說,除了每小時十數元的泊車費,最大的代價,是吸入路邊廢氣。Florence也笑說:「星期日留在家,時間不過花在睡覺、看電視、吃東西上,來這裏分享書籍,可以曬曬太陽,又逼到自己看書,我覺得很值得。」

比起新書,舊書更有故事。例如這本貓咪圖集,由一位男士送贈給女士,書上還保留了墨迹。為甚麼輾轉來到書攤?是情已逝,抑或昇華到不計較外物?很想知道吧?

手上拿着蔡子強著作《帶書上路》的Michelle,坦言求學時期除了工具書外,對閱讀不感興趣,雨傘以後,才發現有看書的必要。「我需要吸收理念性的東西,支持自己走下去,同時希望香港人思索一下,金錢或物質生活以外的東西。」免費送書,「咁大隻蛤乸隨街跳」,亞洲地區還沒習慣,行人路過,需要兩人講解「每人可免費取一本」,才敢拿起書本。「他們會擔心被電視台整蠱,不敢自己取,又或者有些人拿很多書,不知道目的是甚麼。」Florence說,兩人看守書攤,主要是為了講解理念,長遠而言,最想路邊書攤蔚然成風,變全自助模式。

訪問期間,一位的士司機(灰衫)想看中國歷史書,Michelle推介《心理關雲長》給他。

「讀書.型」會記錄被提取的書籍名稱,研究哪些類別的書較受歡迎,增加供應。

共塑公民社會

與一般漂書活動比較,「讀書.型」的操作更簡單,像歐洲路邊的讀書攤一樣,讀者看完書,可帶回舊書自由交換,令書本永續地流動,但沒強制要求一換一。Michelle到德國和瑞士旅行,大樹下的書攤沒人看守,小孩在陽光下,暫時當起小管家,守護身邊書籍,但實際上,那些書由公民共享,不屬於誰。

一送、一受,傳統稱之為「慈善」。Florence的理想世界,卻不能以慈善來形容,她的理想,是合作社的營運模式,「合作社是非常民主的制度,員工不分高低,每個人都有股份。我們送書,也不是抱做慈善的心態,而是作為公民社會的一分子,與人分享東西。我們希望,將來的送書活動由社區自發組織,不是由我們主導。」停下來看書的人,有等巴士的乘客、愛看歷史書的的士司機、養寵物的婦人、健碩的年輕男子等,他們見到書攤,臉上都露出開心的神情,Florence說,不是因為書本那微小的價值,而是「香港沒有這些東西。」

兩人沒計劃搞大「讀書.型」,原因是老爺車空間有限,承載太多書籍,避震器會壞掉,「我們最多只能處理二、三百本書,太多也收不到。我們最希望,地區的居民能靠公民力量,用一個篋,一個電話亭的空間,自發推廣閱讀的空氣。」建設公民社會,香港不需要英雄,而是更多Michelle和Florence。

(facebook:讀書.型活動日期及地點:通常在周末下午,詳情可留意臉書專頁公佈,歡迎捐贈書籍。)

「知書識理」 亂世中的使命


「知書識理」和「讀書.型」一樣,都是以送書方式推廣閱讀的組織,成員也包括Michelle和Florence,部份圖書也重叠,但「知書識理」額外加入文史哲及政治書,希望透過鼓勵閱讀,培養更多政治人才、爭取民主,更有「生於亂世、有種責任」的使命。

(facebook: 知書識理

記者在「知書識理」的書堆中,找到一本一九六六年印刷的《給青年的十三封信》,自覺挖到寶,十分開心。(利申:多喜愛也好,為了讓其他青年也有機會看到,看畢後會原典送回。)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四月十二日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