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9 April 2017

馮睎乾:猛鬼書店

自小喜歡買沒人看的舊二手書,隔着泛黃的紙,觸碰另一時代的質地,而序言書室只有一架舊書,我算不上是常客。幾年前開在上環,其後搬到灣仔的實現會社,專營文史哲二手英文書,反而更得我歡心,可惜又支撐不住。序言的讀書會,多年來搞得有聲有色,時有所聞,只是我不擅交際,也就沒有參與。前陣子序言老闆Daniel邀我寫篇文談談今年十周年的序言,我自問所知無多,唯有如實相告,但Daniel說不一定要寫序言本身,相關回憶也無妨。我想一想,回憶是有的,卻不免帶點悲哀。

跟序言同年開張的書店,還有位於銅鑼灣唐樓的正文。正文的幾位老闆,也是勇字當頭的年輕人,當時我們一起玩blog,網絡上萍水相逢,現實中亦有數面之緣。他們叫什麼名字我毫無頭緒,只有一個比較熟,我向來以網名稱呼他:舒爾賽。在手機儲存他的號碼時,我把名稱還原為英文:Suicide。在香港開書店,的確需要自殺的決心。序言和正文,相映成趣,再來一間「後記」就完美了。我問是否刻意拿序言來開玩笑,舒爾賽否認,說純屬巧合。我信,邪事年年有,那年特別多。關尹子說「存在」就是最荒誕的事:「汝見蛇首人身者,牛臂魚鱗者,鬼形禽翼者,汝勿怪,此怪不及夢,夢怪不及覺,有耳有目有手有臂,怪尤矣。」正文的存在,確實是咄咄怪事。

正文開張當日,星光熠熠,來賓有宋以朗、葉輝、許迪鏘、關夢南、袁彌明等,多數是文壇中人,但宋以朗當年還未着手整理張愛玲遺稿,跟文化界沾不上邊,袁彌明就更莫名其妙。好像還邀請了時任教育局高級課程發展主任狄慧英,配搭真騎呢。那天我倒有去湊熱鬧,發現書架疏疏落落,排列亂七八糟,所有書都好像隨手扔上去。是刻意的嗎?我望望舒爾賽這個戴黑框眼鏡、身穿潮服的死肥仔,歎一口氣,覺得問他也是多餘的。

在銅鑼灣開書店,不賣大陸禁書,反而從大陸入書,這樣的經營模式,老闆若非人傻錢多,就是藝高膽大。去過正文幾次,買到的書不多,怪事卻聽了一大籮。比如說,有一天樓下有個靚姑問舒爾賽:「肥仔,你哋噚日無開舖呀?」肥仔說有。「但係有客上去之後,落嚟問我係咪執咗喎你哋!」肥仔說當然不是啊,然後問靚姑那位客人什麼時間上去,她說大約四點多。他於是打電話問昨日看舖的店主N,N誓神劈願說自己整天都在。舒爾賽不由得想起書店其他靈異事件,如放在樓下的易拉架,隔了一晚會自己回到店內。誰搬上樓?誰開門?至今仍是不解之謎。

某天,有位內地客人問舒爾賽:「這些書可不可以看?」舒爾賽很震驚,奇怪這些書擺在那裏,不是看又用來做什麼呢?但這還不是最驚人的問題,因為曾經有人問他:「你們是賣書的嗎?」當時我有位抑鬱症朋友,叫洛,他在書店網頁看到舒爾賽寫的怪談後,用他獨特的黑色幽默筆觸仿作了以下的〈書店奇談〉,儘管只是虛構,卻把正文店內那種荒誕氣氛表露無遺:

話說有天,某書店的店員實在太悶,便換上國內遊客的裝束,走到收銀櫃位前說:「在香港開書店真不可思議!」接着他脫掉遊客裝束,穿回剛才店員的衣服,再返回收銀櫃位內,面向扮演遊客時的位置,若無其事應道:「是啊,我也覺得不可思議。」當時店內的顧客看在眼裏,莫不感到不可思議。

洛從未到訪正文,也不想去,因為他覺得它太邪門,擔心影響情緒。他不明白舒爾賽為什麼要寫奇談,標榜店內有鬼,難道書店是這樣包裝的嗎?洛預料正文勢必很快倒閉。後來正文還未結業,他已搶先一步了結生命。

在正文的「全盛期」(如有),某晚我在書店的營業時間,同一大群損友上去飲酒聊天,有一兩個還抽菸,弄得烏煙瘴氣。最奇怪的是,書店依然開門,偶然有客人進來,個個若無其事看書。香港著名書迷林冠中說過:「銅鑼灣正文最後的歲月,我沿着莎莎化妝品步上唐樓,推開書店木門,兩個店員對坐打邊爐,胖的那個向我詭異一笑,瘦的低頭撈牛丸。」

大書店有本錢,小書店有靈魂,而正文不但有靈魂,很可能還有鬼魂。然而正文再猛也猛不過租金,過不了幾年還是要結業收場。這朵香港書店的奇葩,於夢中綻放,在現實枯萎,而夾雜在這段逝水回憶的,還有故人短促的一生。正文完了,化為我生命中某段歲月的注腳,至於比正文更長的序言,但願能一直寫下去,成為這城市的經典。

《蘋果日報》二O一七年四月九日)

正文書店的Blog:http://testo-bookstore.blogspot.hk/

正文書店豆瓣專頁:https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2820453/
 

Wednesday, 6 May 2015

獨立書店變陣抗壟斷

獨立書店變陣抗壟斷
記者:朱雋穎

【本報訊】連鎖書店壟斷市場,但龍頭書局三聯、中華與商務(簡稱三中商)繼冷待雨傘運動等書籍,更被批指受中聯辦掌控。「You are what you read」,不想當填鴨,或可多走一步,獨立書店如地攤、開益書店、樂活書緣及MCCM Creations等,都是在困難經營夾縫中,開出的一朵朵的花。

【樂活書緣】
■店長鄭偉謙指為符合店主理念,堅持不賣金融、旅遊書等消費書籍。楊柏賢攝

專賣冷門書 辦講座興趣班

在這個書店比金舖稀罕的年代,社區獨立書店更是絕無僅有。屯門置樂花園有間「樂活書緣」專賣「三中商冇嘅書」,又預留空間供免費漂書,更不時舉辦公益講座,服務街坊,猶如社區中心。

送二手書吸客

店長鄭偉謙說,樂活書緣創辦人是陳根錦博士與林亦子醫生,後者曾於北京見證八九民運,對中國失去一整代有理想的知識分子感痛心,且不忍本地讀書風氣越趨蕭條,遂成立書店。店內書籍都是他們喜愛的類型,鄭笑說不少是三中商沒有賣的,如大量中國公共知識分子著作、簡體字繪本《三個強盜》等,同時有科普、哲普、文學及健康書籍,也有一整格的絕版黃巴士叢書。

不過書店每月營業額只有8,000元,交租也不夠。他說明白某類書較易銷售,可改善書店的收入,但不符店主推動更好讀書風氣的堅持,「啲人成日入嚟問有冇金融書呀、旅遊書呀,但真係冇囉,不如睇吓呢本講吉爾吉斯嘅繪本。好有質感,講到人哋點樣感受個城市,而唔係教你點消費」店內亦有大量二手書只送不賣,歡迎有需要人士帶走。

他觀察到,很多街坊途經書店,或會好奇隔着玻璃探看,「有啲人以為入舖頭就一定要買嘢,唔買就唔敢入」,故特將漂書箱放到門外,希望至少先吸引人們翻書。除了工人權益或健康等公益講座,店內亦開辦手工藝班、主題書展及讀書會,最近的一次是介紹伊斯蘭文化與世界,未來亦計劃到附近學校辦通識讀書組。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五月五日)

50呎劏舖 讀者自定書價

【地攤】
■面積50呎的地攤,內有約300本書。李家皓攝

隨港鐵西營盤站通車,東邊街盡頭開了間小書店「地攤」。攤主愛書卻不藏書,看完作自由定價放售,也比擺着封塵要好。地攤將不時舉辦讀書會,店內空間小,就移師店外行人路或鄰近的中山公園,攤主坦言,傘運令他學會善用公共空間,不受限於小小的「劏舖」。

面積50呎的地攤,內有約300本書,都是攤主喜愛又看過的,如詩集,夏宇旁立着袁兆昌、飲江與洛楓;整套《死亡筆記》附近有本楊學德,再過一點是卡爾維諾、羅蘭巴特;新書架上有史兄,以及一些傘運書。近門處還有一些由台灣扛回來的貓罐頭。無論新書、二手書或貓糧,全都無定價,無論多珍貴,「之前喺網上透露有黃碧雲嘅《揚眉女子》,好多人嚟問,但只有一本,先到先得囉,唔會炒賣。就算係蕭紅嘅絕版書,都唔會定價」

舊書出價相當新書

攤主說,每年書展看到書商設「10蚊」書架感痛心,「如果我係作者一定會好難過」。他認為與其由書商低價賣書,不如讓讀者自由決定價格。

他笑言,有時發球權交了給讀者,對方反而會不知所措,明明是二手書,出價卻相當於新書,有時會勸讀者「唔使咁貴喎」。現時平均一天一個買書客,收入已夠支付每月2,000多元的租金,「最重要係有生面口嘅人,見到有奇怪書,過來揭吓,多過想吸引本來已喜歡文藝嘅人特登嚟」。來訪者以街坊為主,有遛狗路過的,也有人來買貓糧餵流浪貓,而新書《矯情》的第一個客人,是住在附近的婆婆。

地攤店面小,攤主仍計劃舉辦讀詩會等活動,集合後移師中山公園,或店外的行人路、電車等,坦言是傘運的街頭論政啟發了他,「依家咁仲靈活,真係打開對公共空間嘅想像」。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五月五日)

兼賣零食 熟客罵墮落


【開益書店】
■Zita指書店兼售紅酒、咖啡和零食,盼能助其翻身。

銅鑼灣「開益書店」開業10多年,主攻流行讀物,近年難以收支平衡,店主月前無奈兼售紅酒、咖啡與零食,卻換來熟客責罵「自甘墮落」。附近的「銅鑼灣書店」主銷文、史、政治書,店長林先生原本做了20多年老闆,去年也因租金過高,一度打算執笠退休,後得熟客出資頂手,現為自己建立的書店打工。

立足駱克道13年,銅鑼灣開益書店來到最難捱的關口。該店主銷生活風尚休閒書籍,「亦舒呀、貓書呀最好賣」,每月營業額曾達40萬元。年輕店主Zita原為店員,八年前接手,與同事Mag並肩作戰,「我哋賣得平平地益街坊,自己有收入叫做唔使出去打工,真係冇諗過會做唔住」。

Zita說實體書客日減,網絡書店又加入競爭,而且書店經常入不到暢銷書,待有貨時卻又過了氣,客人亦因而少了登門。現時營業額只有全盛時期的三分一。

恐明年加租 難逃結業

兩個月前,銅鑼灣開益在食譜與旅遊書群旁邊,擺賣紅酒、咖啡、零食及即食麵,收銀櫃台旁又放了日本護膚品的陳列架,「賣書cover唔到租金」。她認為兼售食品是無可奈何,但Mag說曾遭熟客當面責罵,「個男士好激動,『你哋搞乜嘢呀?吓,杯麵?仲有隻蛋?幾時賣埋奶粉呀?』,講到我哋自甘墮落咁,但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?」。不過,生意未見好轉,擔心明年租約期滿遭加租,終難逃結業厄運。

鄰幢的銅鑼灣書店主打俗稱「禁書」的政治揭秘書,繁體字為主,但七成客源都是內地人。頭髮灰白的店長林先生有寄該類書返內地的「秘技」,故內地定單也不少。不過,他說舖租去年加租至4萬元,難以負擔,一度打算結業退休。後來得到熟客出資頂手,僱用他為店長,入貨顧店寄書一腳踢,成了自己打拼20多年的小店的員工。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五月五日)

出版社辦公室變書店

【MCCM Creations】
■MCCM書店生意大減,成員笑言可專心出版工作。李展翹攝

獨立出版社MCCM Creations在我城有限的空間中漂泊掙扎,每年出版約20本書,不少為跨領域、雙語的精品書,卻不常見於大型連鎖書店;幸好2009至2014年間,先後進駐香港藝術中心及元創方開設The Bookshop,為自家書覓得知音,又辦展覽、讀書會等。可惜租約難以為繼,現退守上環當樓上書店。

MCCM的出版物有時不知如何歸類上架。像《樓上風光──香港天台窩》,作者是建築師鄔南薰與攝影師Stefan Canham,藉文字、建築繪圖與照片敍述天台戶貧民的故事;如《老爹媽思廚》記錄尋常老人家的下廚心得與往事,是食譜、歷史書與攝影集的結合,由藝術家梁以瑚統籌、文化人楊陽編輯,彩頁間有德籍攝影師Michael Wolf的作品。

登門客少 專心做出版

這些書以往在藝術中心地下The Bookshop最齊全,創辦人陳麗珊(Mary)說那幾年每個月都籌辦不同活動,如連續18個月的「傳說我城」故事分享會,日子過得忙碌卻愉快。成員陳穎華說,自家出品從前只透過大書店賣書,去貨甚慢;在自家書店賣,顧客都多選擇MCCM出品。

租約期滿後,Mary帶着不捨撤離。適逢元創方開幕,The Bookshop進駐,租金稍為增加,活動繼續辦,但人流比藝術中心更少,5個月後撤退。退守上環的出版社,改裝半間辦公室,成為樓上書店,登門者更少,笑言「可以專心做出版囉」。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五月五日)

Tuesday, 28 April 2015

悠閒書坊 Leisure Book Shop


在西貢這片香港後花園內,有一家開業十六年的二手英文書店「悠閒書坊」。問及店主郭志達 Kevin 怎麼形容書店,他沈默了一會,咧嘴而笑著回答:「就像店名那樣⋯⋯悠閒吧。走進來,放下袋子,慢慢看書。這裏沒甚麼特別,就是悠閒,看書也不是為了達到甚麼啊。」

「喜歡看書的人仍然存在,希望還有個地方讓他們尋寶。在新書店,你可以走到櫃檯問職員有沒有哪幾本書,他按按電腦滑鼠,就找到了。但在二手書店,你得慢慢翻找,也可以找到絕版書籍,好像一個尋寶的地方。」

Leisure Book Shop 悠閒書坊
西貢普通道地下32A

Slowdown Town臉書專頁二O一五年三月十五日)


「你看看,外面,人多、車也多,商場千篇一律,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家店鋪。西貢是香港後花園,那在這個後花園裏就有我們這小書店,讓人放鬆。」的確,開業十多年多,悠閒書坊編寫著獨特的閱讀風景,社區內的二手書籍得以循環流動,閱讀文化川流不息。

「那麼你喜歡西貢嗎?」

他想也沒想便說:「當然啦!」問他,與市區比較,西貢哪裏沒那麼千篇一律?

「人吧。」他說,在西貢,人們比較友善,因為這裏地方小,社區內人們緊密連結起來,走到哪裏都受到熱情的招待。而近五年來,這小區亦面貌全非。建了新的國際學校校舍、水泥磚蓋出更多的村屋、假日絡繹不絕的人潮,西貢似乎愈來愈「繁榮」,然而正如社會上所有文明進程般,有利必有弊。Kevin說他自小光顧的店鋪多已結業,主要是賣衣衫食物的小店。

Leisure Book Shop
西貢普通道地下32A

Slowdown Town臉書專頁二O一五年三月廿八日)

Friday, 24 April 2015

路邊贈閱 書香飄滿街

路邊贈閱 書香飄滿街
記者、攝影:彭海燕 編輯:黃仲兒 美術:楊蕙蘭


任職IT經理的Michelle及策展公司的Florence,受網上瘋傳的library tank照片啟發,成立了非牟利組織「讀書.型」,以私家車載書到停車場等公共空間,收集和送贈書籍,推廣閱讀習慣及共享資源的公民理念。

從前,書蟲求生能力甚高,哪裏有光,就能進入文字世界,路邊或馬背,皆讀得津津有味。五、六十年代,路邊書攤盛行,鋪一張墊在地下,或租或免費,自能聚集小社區人流,男女老幼因書結緣,論《三國》、醉《紅樓》,談吐風雅。文明換來馬路高樓,書蟲避走室內,白光燈下自娛,腹內詩書氣象萬千,周邊人物卻蒼白異常。雨傘以後,睡着的人覺醒了,醒後不只要生存,還要生活。「讀書.型」和「知書識理」兩個組織,透過在路邊免費送書,分享陽光下閱讀的快樂,滿足金錢填補不了的空虛感。

周日,兩個女子,一部八人車,停泊在維園泳池旁邊的停車場。今年五十六歲的Michelle,手執一卷,坐在車尾箱內閱讀,拍檔Florence,也坐在停車場的混凝土圍欄,乘陽光看書。行人匆匆,等巴士的、泊車的、路過的……無論遇上甚麼人,Michelle和Florence都會擱下手上書本,問一句:「我們免費送書的,坐下來看吧,我這裏歡迎打書釘的。」笑容語氣,比服務業更溫婉謙卑。

打開車子的天窗後,插入「讀書.型」的綠色旗子,吸引途人注意。

Library Tank
阿根廷藝術家Raul Lemesoff將老爺車改裝成坦克外形的圖書車,四出向路人贈書,宣揚和平理念。

開車送書 不言付出

二姝在商界工作多年,忽然萌起揸車送書的念頭,源於網絡上瘋傳的一張library tank照片。Michelle有樣學樣,駕着一九九七年買入的老爺車,向親友陌生人收集書籍,又趁上書局開倉,自費購新書,在其他義工朋友的協助下,每隔一個星期日,開車到不同地點,送書給行人。愛書愛得要送書,Michelle說,因為讀書的人看起來最型。Florence試過在機場讀書,有年輕男士來搭訕,印證了腹有詩書氣自華。為推廣閱讀風氣,出車、出錢、出力,兩個女子卻搖搖頭說付出不大,更型。車主Michelle淡然說,除了每小時十數元的泊車費,最大的代價,是吸入路邊廢氣。Florence也笑說:「星期日留在家,時間不過花在睡覺、看電視、吃東西上,來這裏分享書籍,可以曬曬太陽,又逼到自己看書,我覺得很值得。」

比起新書,舊書更有故事。例如這本貓咪圖集,由一位男士送贈給女士,書上還保留了墨迹。為甚麼輾轉來到書攤?是情已逝,抑或昇華到不計較外物?很想知道吧?

手上拿着蔡子強著作《帶書上路》的Michelle,坦言求學時期除了工具書外,對閱讀不感興趣,雨傘以後,才發現有看書的必要。「我需要吸收理念性的東西,支持自己走下去,同時希望香港人思索一下,金錢或物質生活以外的東西。」免費送書,「咁大隻蛤乸隨街跳」,亞洲地區還沒習慣,行人路過,需要兩人講解「每人可免費取一本」,才敢拿起書本。「他們會擔心被電視台整蠱,不敢自己取,又或者有些人拿很多書,不知道目的是甚麼。」Florence說,兩人看守書攤,主要是為了講解理念,長遠而言,最想路邊書攤蔚然成風,變全自助模式。

訪問期間,一位的士司機(灰衫)想看中國歷史書,Michelle推介《心理關雲長》給他。

「讀書.型」會記錄被提取的書籍名稱,研究哪些類別的書較受歡迎,增加供應。

共塑公民社會

與一般漂書活動比較,「讀書.型」的操作更簡單,像歐洲路邊的讀書攤一樣,讀者看完書,可帶回舊書自由交換,令書本永續地流動,但沒強制要求一換一。Michelle到德國和瑞士旅行,大樹下的書攤沒人看守,小孩在陽光下,暫時當起小管家,守護身邊書籍,但實際上,那些書由公民共享,不屬於誰。

一送、一受,傳統稱之為「慈善」。Florence的理想世界,卻不能以慈善來形容,她的理想,是合作社的營運模式,「合作社是非常民主的制度,員工不分高低,每個人都有股份。我們送書,也不是抱做慈善的心態,而是作為公民社會的一分子,與人分享東西。我們希望,將來的送書活動由社區自發組織,不是由我們主導。」停下來看書的人,有等巴士的乘客、愛看歷史書的的士司機、養寵物的婦人、健碩的年輕男子等,他們見到書攤,臉上都露出開心的神情,Florence說,不是因為書本那微小的價值,而是「香港沒有這些東西。」

兩人沒計劃搞大「讀書.型」,原因是老爺車空間有限,承載太多書籍,避震器會壞掉,「我們最多只能處理二、三百本書,太多也收不到。我們最希望,地區的居民能靠公民力量,用一個篋,一個電話亭的空間,自發推廣閱讀的空氣。」建設公民社會,香港不需要英雄,而是更多Michelle和Florence。

(facebook:讀書.型活動日期及地點:通常在周末下午,詳情可留意臉書專頁公佈,歡迎捐贈書籍。)

「知書識理」 亂世中的使命


「知書識理」和「讀書.型」一樣,都是以送書方式推廣閱讀的組織,成員也包括Michelle和Florence,部份圖書也重叠,但「知書識理」額外加入文史哲及政治書,希望透過鼓勵閱讀,培養更多政治人才、爭取民主,更有「生於亂世、有種責任」的使命。

(facebook: 知書識理

記者在「知書識理」的書堆中,找到一本一九六六年印刷的《給青年的十三封信》,自覺挖到寶,十分開心。(利申:多喜愛也好,為了讓其他青年也有機會看到,看畢後會原典送回。)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四月十二日﹞

Friday, 13 March 2015

憑傲骨撐書界

憑傲骨撐書界
記者:童傑、王秋婷
攝影:伍慶泉、林栢鈞、梁志永、劉永發
編輯:黃子卓
美術:孔文彬

【每逢有關書店的報道,不是大出版社壟斷,就是結業,小書店月蝕六萬繼續做,我們只憑弔,不光顧,想法畸形,會有甚麼辦法打破困局嗎?是時候想一想。果籽讀書,立此一版,往後,便是讓小書店有馳騁空間,每周推介好書,以文會道,嘗試破繭而出。我們深信,當雞蛋以自己的方式,叠起高牆後,一場新的啟蒙最終便會到來。】

過去三年,本港結業小書店至少四間,連曾被CNN選為香港十大最佳獨立書店的書閣,也逃不過結業的宿命。事實上,近年書市受網絡文化衝擊,賣書變物流,廣州、澳門相繼掀起倒閉潮,書店被自然淘汰,似是定律。女書人鍾芳玲於《書店傳奇》中,分析美國實體書店黃金時代結束,也只能隱隱道出:「我真正哀悼的,倒不是個別書店的興亡,而是整體閱讀文化與購書習慣的變遷。」小書店是雞蛋,為何而存在?是一盤生意,還是文化願景?連月來我們探訪了多位老闆,感受到讀書人的那份堅持與求索。台灣獨立書店「東海書苑」告訴我們,書店的存在,不是為了賣咖啡。還可以有甚麼原因?且聽聽老闆們怎麼說。

陳湘記:小書店要成為枴杖

陳湘記父子兵陳炳新及陳耀彰

還記得讀過董橋在一個內地媒體的訪談,他自言寫了大半個世紀,感到有些煩厭。煩厭是由於看到一些中文書「怎麼還寫成那樣子?他們怎麼那麼不珍惜自己的羽毛?」接下去,當然是以白先勇不再寫小說為珍惜的例子,董橋認為「最好的東西已經寫出來了」。

作家為藝術堅持可以不寫,但對書店來說,要有書賣,才能經營。逾半世紀歷史的陳湘記,便兼營印刷、出版、零售,承擔着本港的部份出版重任。

陳湘記於七、八十年代出版武俠小說,後來兼營文具務求轉型,到今天文具銷售佔多達六成生意,但仍堅持多年的出版業務,現時每年約出版十本書。

書店已由第三代陳耀彰接班,他父親陳炳新說:「第三代有三個人,是耀彰、他的堂家姐和表哥,三人一起做,我只求把『陳湘記』的牌匾傳承下去。」

二OO四年,陳湘記支持本地年輕作者團體「廿九几」出版獨立作品,當年陳炳新答允負責印刷、釘裝,不收印刷費。合作出版二十多本書,今天「廿九几」各人都獨當一面,袁兆昌、王貽興、鄧小樺等人,至今都為文化界貢獻。本着有人就有書的理念,陳炳新今天依然站在雞蛋一方,他捧着剛出版的散文集《渺小》,向我們介紹。《渺小》的作者凌翔是位自小患上大腦麻痹的殘疾人士,他堅持寫小說、散文,姑娘幫忙校對,最後完夢,成功出版。

《渺小》印了五百本,「大書店一定不會幫他出版,也未必會幫他推銷。」記者接過小書,書頁夾了一張陳湘記製作的書籤,書籤上有胡適的「嘗試歌」,一句「即使失敗便足記」,不知鼓勵了多少像凌翔這類弱勢作者,度過每個夜深。

「要提倡更多這類新作者,閱讀文化才有機會向上。」陳炳新想讓我們知道,不放棄弱勢作者,閱讀才不致於dying,而發掘作者,正是小書店的存在意義。
今天灣仔電車漆上新姿,陳湘記灣仔分店內的牌匾亦歷久常新,字是創辦人陳以湘在四十年代時找灣仔區的街頭寫信佬疾書,溫婉依舊。新一代想於老牌匾下多加商業元素,要令書「睇得又賣得」,讓人期待。

數十年的牌匾歷久常新

逾半世紀歷史的陳湘記,兼營印刷、出版、零售。

八十後開「我的書房」:亂是特色

去年底,旺角博學軒書店結業,行家你一句「經營問題」、他一句「實在可惜」,別無其他。

自由市場,似乎所有的結業都可以歸咎於經營,但即使書店結業連連,三十四歲的Daniel,依然敢開書店。

Daniel讀通識教育畢業,七個月前,用打工賺來的儲蓄,在荃灣南豐中心二十三樓,開了間二手書店,叫「我的書房」。開店動機,說來話長,「我住荃灣十多年,見區內可以養活三間大書店,卻沒有二手書流轉,覺得有很大潛力,於是開第一間二手書店。」

台灣國立清華大學校園內,蘇格貓底二手書店咖啡屋的老闆曾經說過:「賣書只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我是讀者。」沒有哪位書店老闆不嗜書,Daniel自然也是書店常客,樂於由朝讀到晚,即使書店裏很亂,他也知道要到哪裏找哪本書,「我不願意看到自己喜歡的書,放在家中沒人看。」

八千本藏書,不算失禮,「初時搬家中幾千本珍藏出來賣,後來獲街坊放書,慢慢累積與流轉,遲點還會有老師多放二千本文史書過來。」他的「書房」,書架都是二手得來,書叠得高,櫃與櫃之間,偷位放書,亂成一片,留存幾分讀書人家的溫度,「好多人屋企書房都亂,其實亂都係書店特色之一吧?」

今天仍存在的溢記、神州、新亞,大隱於市,維繫小眾品味。新的二手書店要打破市場向下的困局,覓得客源,殊不容易。

Daniel說,曾有家庭主婦,為做facial上來路經書店,他趁機上前推銷烹飪書,豈料對方贈他兩句:「有錢都買餸啦,仲俾錢買烹飪書?」他頓感錯愕,心中一涼。

荒原可以栽種品味嗎?連月來,Daniel深信可以,一個人站到荃灣新之城天橋口上,派了上萬張宣傳單,比區議員勤力,「月租二萬二,雖然還沒收支平衡,但頂兩年應該可以吧。」書店的未來就是年輕人的執着。

Daniel愛書,亦愛書房。

「我的書房」老闆Daniel,獨自派了上萬張傳單。

放小息:讀書人的奢華

近日深水埗新開了一間很不同的書店,它不賣咖啡,賣的是社區散步。它叫「小息書店」,由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FES開辦,前身是位於彌敦道聖安德烈基督中心的「福音閱覽室」。早前因聖安德烈堂收回大樓,閱覽室隨FES遷入深水埗區。

「小息書店」約四百呎的空間,於去年十一月開業,擺設沒一般獨立書店般擠迫,一格書櫃放兩三本書,簡直是讀書人的奢華。

為融入社區,它製作了社區散步地圖,而它作為有宗教背景的書店,卻走大眾路線,店面八成書賣文學、政治書,守門口的是周保松教授《政治的道德》一書。教會推廣經理鄭俊明說,小息之道,在於休息,「像兒時上學,落堂打鐘,放小息,就要閱讀。」

他以「開眼」來形容「佔中後」的閱讀環境,因為無論有甚麼政治立場,都要寫書讀書,自然騰空了小息的片刻。
往窗外望,是深水埗舊樓的屋頂群,小息書店將讀書人置於新舊間。書店理念是走入社區,一紙一凳,閱讀everywhere,「這也是網絡書店永遠做不到的。」

教會推廣經理鄭俊明(左)與副店長Winnie,希望繁華鬧市,有小息時光。

樂文書店:商業化冇錯

經營至今快三十年的「樂文書店」,門口的折扣告示,早已是文化符號。八折、七五折、以至最新的六五折,可謂書市寒暑表。

樂文沒賣咖啡,靠價格競爭生存至今,本來無事,但樂文經理林壁芳說,香港人讀書習慣飄忽,近年核心讀者更開始流失,比租貴的問題嚴重,「有些人甚至覺得『書冇人睇』,持全盤否定的態度。」若有種子,至少有復興的希望。

折扣是林壁芳的答案嗎?倒也不是,她依然是位理想主義者,認為只要書店聚在一起,將喜歡的書籍推己及人,我們的閱讀之城,總有日會實現。屆時沒有咖啡,沒有大出版社,毋須揠苗助長,仍能開卷有益,以我們的文化產業而感到自豪。

樂文經理林壁芳,願閱讀有日復興。

陳湘記推介:《渺小》



作者:凌翔
出版:陳湘記
簡介:一個殘疾人士的呼嘯,可以有多遠?「渺小」的是社會對他的印象,而不是他的立足點。凌翔的立足點不低,「我愛香港,但是我更愛神州大地,然而,我更想面向世界。」

我的書房推介:《你想好型嗎?》



作者:陳淑慧
出版:藍天圖書
簡介:書店老闆可以型嗎?Daniel也是個尋找「點型」的男人。他說以前自己凡事想佔便宜,讀過幾本心理分析書,偶有得着。此書以九型人格教他如何改善待人態度,「想不到今天經常接觸客人,學以致用。」

小息書店推介:《隱士─透視孤獨》



作者: Peter France
(梁永安譯)
出版:立緒出版社(台灣)
簡介:今天孤獨是因為沒手機,上網是為疏解生命的空虛。BBC資深記者Peter France發現,自古至今社會中總有些人,不怕孤獨,反而深入當中呈現另類生活,我們以隱士稱呼他們。然而孤獨,真的可以為生活態度嗎?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三月十三日)

書店地圖

香港書店
馬吉

不時有書友問香港有甚麼書店,尤其是舊書店,老實說我所知不多,因我買書多循網上,很少去實體書店,但耳聞目睹總會有些,不妨說說。

香港的書店頗分散,較集中的是九龍旺角,也是我常去的地方。

賣新書的有這幾間:

尚书房

旺角西洋菜南街63號1樓(旺角地鐵D3出口);電話:23956228
旺角西洋菜南街48號1樓(旺角地鐵E2出口);電話:27708826

榆林書軒

旺角西洋菜街59號2字樓(旺角地鐵D3出口);電話:23981961
旺角彌敦道610號荷李活商業中心15樓1523室;電話:23888684

開益書店

旺角西洋菜街61號1樓;電話:36902502

樂文書店

旺角西洋菜街62號3樓;電話:23903723

序言書室

旺角西洋菜南街68號7字樓(旺角地鐵D3/E2出口);電話︰23950031

尚书房和榆林西洋菜街店都是售賣大陸書,榆林彌敦道店除了大陸書還有港臺書,開益、樂文、序言都是賣港臺書。

賣舊書的有:

*梅馨書舍

旺角西洋菜南街66號7樓;電話:29478860

*新亞書店

旺角西洋菜街南5號好望大廈1606室;電話:23951022

要買舊書這兩間是非去不可,序言也會有些別人寄售的舊書。

*學津書店

旺角西洋菜街62號3樓

這間是名副其賁的「舊」書店,卻不是二手書店,他們有不少七八十年代香港的書,賣極賣不完,到今天都成舊書了。像八方雜誌、素葉、詩風社出版的書都會在這裏看到,常有驚喜。

然後不妨跑遠些去油麻地,那裏有兩間書店可以逛逛:

Kubrick

油麻地東莞街45號地下;電話:23848929

這間賣港臺書,主要是文學、藝術與電影方面的,也有自己的出版物,頗有特色。

*實用書局

彌敦道497號麗星大廈E座3樓;電話:23847818

這是間老牌舊書店,老闆龍先生已九十開外,不過聽說這裏已沒有甚麼書可淘,且它在「黃色架步」樓上,我倒是從來未去過。

對了,深水埗還有間舊書店,書種頗多且亂,慢慢細看,有時也會有所發現:

*新天書業

青山道112號地下(寶血醫院斜對面);電話:90174565

港島區我不大熟悉,只知上環摩羅街有幾家賣舊書的,還有這間二手書店:

*實現會社

上環皇后大道中222-226號啓煌商業大廈LG4/F2室;電話:39969665

北角也有兩三間舊書店:

*森記圖書

北角英皇道193-203號英皇中心UG樓19室

*精神書店

香港北角渣華道24號建業大廈地下7號舖;電話:23857371

繼續往東,還有間神州在柴灣,這是我目前在網上買書最多的地方,香港六十年代的文史書甚豐。

*神州舊書店

柴灣利眾街40號富誠工業大廈A座23字樓A2;電話:25228268

以上有*號的是舊書店。要注意的是,這些書店最早都要在11:00 am之後才營業,學津更是3:00 pm之後,不宜太早去啊。

馬吉臉書二O一三年六月廿五日)

(按:以上資料至今,即二O一五年三月,已有些變化,例如實用書局因店主的離去已結業,榆林則只剩下一間店鋪了。)

(另有「香港書店地圖」可供參考:http://bookstorehk.blogspot.hk/



(來源:Mei Kwan Ng臉書二O一五年三月十日)

無懼中資書局霸權 帶你行十間獨立書店
李慧玲

聯合出版集團旗下書店(三聯、中華、商務)被質疑因政治理由冷待撐雨傘運動的書籍,更把反佔中立場鮮明,但內容不盡不實的書籍放在當眼位置力銷。近日,出版社上書局更聲稱被「三、中、商」政治打壓,大批退書。

《壹錘定音》主持李慧玲呼籲讀者多光顧獨立小書店,抗衡大書局霸權,並向讀者推介十間各具特色的獨立書店:

1.神州舊書文玩有限公司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六09:30-17:30
地址:香港柴灣利眾街40號富誠工業大廈A座23樓
特色:店鋪有兩層,面積近5000呎,一樓展出懷舊物品,二樓放舊書。主要售賣中國社科類及文史哲書籍,如民國時期和八十年代內地出版書籍、以及線裝書。店內亦珍藏舊海報和懷舊物品,有自由行旅客會專程前往尋寶。

2.序言書室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日13:00-23:00
地址:九龍旺角西洋菜南街68號7樓
特色:主要售賣中英學術及文化書籍,店內亦劃分角落,讓讀者安坐閱讀、喝飲料和上網。常舉辦各類文化活動,如讀書會、座談會及新書發布會。

3.逢時書室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三、五12:00-22:00;星期四12:00-24:00;星期六12:00-18:00
地址: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陳震夏館G01室
特色:中文大學內二手書店,由二十個學生經營,每月有排書新規則,又按主題列出書單,如旅遊類書籍。店內鋪着地毯、豆袋凳,讓讀者「打書釘」。曾辦讀書小實驗,如發起「盲婚啞嫁」賣書活動,把書以牛皮紙密封如禮物,隱藏書的封面、作者及書名,抽取書中句子寫在牛皮紙外,讓讀者憑有限資訊與書配對。

4.博雅小書店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日11:00-21:00
地址:旺角彌敦道608號總統商業大廈6樓601A室
特色:書籍價格相宜,台版書7至75折,另有部份圖書3折。

5.Imprint Bookshop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日12:00-18:00
地址:大嶼山梅窩銀礦中心大廈地下滙豐銀行旁
特色:英式老書店,由退休港大物理系教授Terry Boyce開設。有大量二手英文書,店舖中央特設英文詩歌專櫃,店主亦常到英國拍賣場上購書。

6.1908書社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日12:00-21:00
地址:尖沙嘴北京道69號環球商業大廈2樓202室
特色:內地人開設的獨立書店,為他在北京設立的「東珍人權教育中心」籌款,宣揚人權教育。主要售賣政治及啟蒙類書籍,以「內地買不到」為宣傳口號。店名由來是紀念1908年慈禧太后頒佈「欽定憲法」,中國差一點走上立憲道路。

7.精神書局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日11:00-21:00
地址:北角渣華道24號建業大廈地下7號舖(北角店)、西環屈地街28號地下B舖(西環店)
特色:設上門收書服務,藏書從二手書、新書至線裝書都有。

8.森記圖書公司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五13:00-22:00;星期六14:00-22:00;星期日16:00-22:00
地址:香港北角英皇道193號英皇中心地庫19號
特色:除了二手書店,還是流浪貓安樂窩,店內收養了20多隻貓。

9.梅馨書舍
營業時間:星期一至六:12:00-21:00;星期日:14:00-21:00
地址:旺角西洋菜南街66號7樓
特色:藏有大量線裝書籍及古籍,部分鎮店之寶是非賣品,只作觀賞。

10.發條貓
營業時間:星期五至六:20:30-23:30
地址:觀塘鴻圖道45號宏光工業大廈5樓C2室
特色:逢周五及周六晚上8時半至11時半,以「深夜書房」概念開放,讓讀者喝著咖啡聽音樂,看書聊天。除售賣書籍,還擺放創作人寄賣的自家品牌產品,另設各種活動和工作坊。

慧玲說:「每間獨立書店都各具特色,支持小店,抗衡中資大書局霸權,由你與我做起!」

蘋果日報二O一五年三月十二日)